蔡元培视他为国宝托尔斯泰给他写信演讲门票比梅兰芳的戏还贵

2022年10月30日 0 Comments

其中有这样一位特立独行的人,他傲视权贵,戏耍政要;他放浪形骸,固执守旧;他学贯中西,朋满天下。

他坦荡有魏晋风骨,他狡黠却不辱君子之风;他在历史深处对你皱眉,在书卷中对你微笑;他让你又爱又恨,他让你看不惯却又干不掉。

西方人称:到北京可以不看三大殿,但不可不看辜鸿铭。辜鸿铭,不只是一位官员或者学者,他已然是一道风景。

1857年7月18日,辜鸿铭生于南洋马来半岛西北的槟榔屿(马来西亚的槟城州)一个英国人的橡胶园内。他的父亲辜紫云,是橡胶园的总管,说一口流利的闽南话,还能能讲英语和马来语。他的母亲则是金发碧眼的西洋人,讲英语和葡萄牙语。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具有混血特性的辜鸿铭自幼就对语言有着天然而超强的领悟力。

同时,辜鸿铭也很幸运,因为没有子女的橡胶园主布朗先生非常喜欢这个异常聪明的男孩子,并将他收为义子。布朗先生重视文化,家中有不少藏书,辜鸿铭自此有大量的机会阅读莎士比亚、培根等人的作品,从而打下了良好的西方文学基础。

1867年,布朗夫妇返回英国时,十岁的辜鸿铭随同他们来到英国开始了留学生涯。在英国求学期间,辜鸿铭师从卡莱尔,专攻西方文学。后又进入莱比锡大学,学习工科。据说,天资聪慧的辜鸿铭精通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等8国语言。1881年,辜鸿铭开始研究中国文化,精研四书五经。可以说,辜鸿铭是那个时代学贯中西的顶级学者。

辜鸿铭永远都忘不了,当他准备随义父布朗去英国之前,他的父亲对他的告诫:“不论你走到哪里,不论你身边是英国人,德国人还是法国人,都不要忘了,你是中国人。”终其一生,辜鸿铭身上都流淌有中国传统的士的血液,时刻都不忘维护民族的气节。

留学英国期间,辜鸿铭愤慨于西方人对中国人的轻蔑。一日辜鸿铭乘坐公共汽车,车上尽是金发碧眼的洋人。辜鸿铭将手中的英文报纸故意颠倒着看,引起英国人嘲笑:看这位拖着长辫子的中国乡巴佬,不懂英文就算了,还偏偏装有学问,报纸都拿颠倒了!车厢内充满了讥笑声。

辜鸿铭不慌不忙,斜着眼睛将车厢内的洋人扫视了一圈后,用纯正流利的英语说道:英文这玩意儿太过简单。然后又用同样地道的法语说,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说,不倒着看报还有什么意思呢?车厢内顿时鸦雀无声。

在一次盛大的宴会上,当时的一些社会名流和洋人买办谈笑风生,纵论时局。辜鸿铭不愿发言,只顾美味佳肴。这时候一位外国记者过来向他提问如何看待中国政局,如何治理。辜鸿铭放下筷子,环顾四周大声说:把你们这帮洋人和官僚政客统统拉出去枪毙了,中国的政局就会安定些了!说完扬长而去,无人敢阻拦,留下的人则面面相觑。

辜鸿铭是民国时期固执的保皇派,但对要恢复帝制的袁世凯却并不放在眼里。袁世凯筹办参政院,因为辜鸿铭的保皇派的政治立场,袁世凯请辜鸿铭担任议员并发给他300大洋。

辜鸿铭倒也没有辞让,伸手就接过300大洋。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辜鸿铭拿着钱之后不是去履行议员职责,而是跑到烟花巷柳之地八大胡同风流去了。他每见一个就发一个大洋。如此连逛多家妓院直到银子花光,方摇摇晃晃扬长而去。

后来袁世凯称帝遭致全民唾弃,抑郁而亡。政府下令百姓默哀三天,可辜鸿铭毫不理会,反而故意开了个堂会,二黄西皮悠扬婉转,生旦净末丑悉数登场,一时间好不热闹。警察上门欲阻止,辜鸿铭笑骂:不就死了个总统,有什么大不了!回去禀报你们管事的,就说我辜鸿铭正在和洋人朋友赏戏!

辜鸿铭博学多才,英文流利。有段时间,辜鸿铭突发兴致,在东交民巷外国使馆区的六国饭店用英文讲演《春秋大义》,并设售票窗口,门票每人2块大洋。要知道,同期梅兰芳的戏曲票价还只卖到是1元2角。

因为辜鸿铭的学养、口才、幽默,做派,吸引了不少外国人前来听书,彼时门庭若市,常常一票难求。

想想确实很有意思,一个长辫子的精瘦中国人,摇头晃脑用英文讲中国人的精神,而下面的西洋人个个听得如痴如醉,还不说民国时期,就是放到现在,也是不多见的。

蔡元培曾在莱比锡大学求学,那个时候辜鸿铭已经颇有名气了。尽管辜鸿铭在政治立场上与蔡元培大相径庭,但蔡元培对辜鸿铭的学问确实是一万个佩服。在蔡元培心中,辜鸿铭无异于国家一个不可多得的宝物。

所以,倡导学术自由,兼容并包的蔡元培委托范文澜和罗家伦亲自将北大的教授聘书交至辜鸿铭,诚心聘请他为北大教授。对此,陈独秀曾说到:“蔡先生的决定是对的,为保留身怀绝学的读书种子,先生聘用辜鸿铭,是极有眼光的”。

而为了回报蔡元培的厚爱,辜鸿铭将十年前俄国大作家托尔斯泰写给他的长信作为礼物(托尔斯泰与辜鸿铭神交已久,彼此多有书信来往),让范文澜和罗家伦转交给蔡元培,并在上面庄重地写了几个字:孑民方家清赏,学兄辜鸿铭。两人惺惺相惜之意,由此可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